关闭
关闭

《楚天都市报》聚焦华一光谷教师“遛娃安抚团”

10月9日,华中师大一附中光谷分校“遛娃安抚团”的故事登上了《楚天都市报》。怎样才能帮助一年级孩子快速渡过寄宿适应期?来看光谷分校老师们的“遛娃秘诀”——

(楚天都市报记者肖杨、通讯员魏忱)经过一个国庆长假,华中师大一附中光谷分校一年级的160多名寄宿生,昨日再次离开父母的怀抱,回归集体生活。经过开学一个月的适应期,这群小小寄宿生,多数已适应了住校生活。而孩子们能如此快地实现心理断奶,与该校老师自发组建的遛娃安抚团有莫大关系。一名一年级老师告诉记者,为了排解这些一年级寄宿生的思家之情,很多一年级老师每天都会牵着班上的孩子在校园遛弯散心,“平均每天都要走两万步以上”。

开学第一夜

听取哭声一片

“小学一年级寄宿生的入学第一夜,老师就别想睡个好觉。”回忆起今年9月3日开学第一夜,华中师大一附中光谷分校一(1)班生活老师熊老师仍记忆犹新。熊老师说,当时她躺下没多久,就被一阵哭声惊醒,一个叫杨钦月的女孩哭着要妈妈,“孩子的哭声会传染,经常是一个孩子哼一声,引来哭声一片。”

QQ截图20181115144640.png

图为华中师大一附中光谷分校一年级小学生逐渐适应了寄宿生活

熊老师表示,开学头几天,负责夜间照顾孩子的生活老师基本都没睡,床上全挤着半夜“求安慰”的小朋友,有哭着要回家的,有被噩梦惊醒的,有感冒不舒服的,不一而足。比如,范皓哲小朋友习惯了爸爸讲睡前故事,住校听不到爸爸的声音,他就哭着让生活老师庞老师给他爸爸打电话。

熊老师表示,小学一年级寄宿生住校的前两周,对师生都是最艰难的一段时间,老师们对此也都有心理准备。看到孩子们委屈的小眼神,老师一般都会先抱一抱他们,让他们感觉在妈妈的怀抱一样。“刘婧妍小朋友,上学后每到半夜就找到我床上要陪睡,我陪着她睡了整整两周。”熊老师举例说。

独立第一课

牵学生逛校园

为了让小一寄宿生更快的适应校园生活,华中师大一附中光谷分校老师们自发地放学后牵着孩子们在校园遛弯散心。

    QQ截图20181115144717.png

图为一名一年级寄宿生写给爸妈的卡片

新学期一次学校集体宵夜时间,一(6)班学生谢天睿站在食堂门口默默地流泪。小学部德育主任董超看到这一幕,立刻走上前去关心他,孩子却哭得更凶了,当天晚上,董超陪着谢天睿围着食堂转了个把钟头,加上温言劝慰才让小家伙止住啼哭。这个法子很快被其他老师所采用。一(3)班的向同学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哭,眼睛都揉红了,班主任刘小苗看到后,主动牵着他去操场走圈、聊天。“校园里经常能看到老师牵着一年级学生散步。”董超说,“开学后的前两周,我看我朋友圈里的老师们,每天微信步数几乎都是两万步以上。”“这也算是他们的独立第一课吧。”董超表示,小学一年级的寄宿学生,第一次离开父母羽翼的庇护,第一次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需要和老师建立信任,需要熟悉校园的一切。学校的厕所在哪里?哪里可以打水喝……?老师带着孩子逛校园,正好可以达到这两个目的。“看到孩子们擦干泪水,带着笑意迎接住校生活,这就是他们成长的第一步。”董超总结道。

家长断奶期

竟比孩子还长

华中师大一附中光谷分校一(2)班班主任吴迪表示,一般过了最初的两周,小一寄宿生都会对学校、对老师产生了信任感,能逐渐适应集体住宿生活,然而跟孩子相比,家长的心理断奶期要更长。

楚天都市报记者看到,该校一年级的学生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鞋架上整整齐齐摆放着孩子们的拖鞋,公共晾晒区挂着满满的他们自己洗的衣物。一(3)班主任刘水苗介绍,她班上的女孩子现在课余时间喜欢一起画画、写卡片给自己的爸爸妈妈,以此排挤想家的情绪,“孩子们现在已基本习惯了爸妈不在身边的生活。”

但部分家长,显然没有子女调整得好。生活老师苟老师表示,有的家长每天打电话来和孩子说话,有的还专程来校看孩子。

微信扫一扫,关注学校官方微信

学校官方微信